葡萄京官方网站掠过雪域的翅膀

作者: 生活  发布:2020-01-04

大昭寺是西藏著名的寺院,据说散落在西藏广袤大地上的善男信女们集毕身之力一步一跪历九九八十一难云集到这里,只为心中那个叫“信仰”的两个字。所以大昭寺内外随时都聚集着虔诚的信徒们。

匆匆掠过西藏的几天肯定是不够的。去机场的时候驶过拉萨河大桥,岔路口的指路标一边指向日喀则,我知道那是我下次要去的方向。

当飞机降落在贡嘎机场的时候,邻座爆发出“好美”的惊呼:碧蓝的天空下雄山巍峨,拉萨河迤俪迩来映着天空的颜色,几朵白云缓缓流过……

有一种冲动让人神往。虽然拉萨已不是那个时候的拉萨,但是那个下午在“玛吉阿米”读“西藏”的我感觉特别痛快淋漓。

父亲对我要去西藏的冲动总是流露一种复杂的情绪。他说,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我都呆够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分明又闪着光亮。他是一位老西藏,解放西藏千军万马中的一员,他把青春留给了那片土地,我相信那里一定有他生命中恨与爱交织的记忆。

其中有一个艺术家是我很久以前一个朋友的二弟,记得那个朋友曾给我聊过很多关于他二弟的传奇。现在二弟已辗转日本到了美国,本来苦难漂泊的二弟却因为在那里画了关于“9·11”题材的画而成功起来,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

另一个地方是“玛吉阿米”酒吧,位于八角街的另一个拐角。知道玛吉阿米是因为一本书----《玛吉阿米的留言薄》,据说很多到西藏的驴友大都会在此驻足,留下一些嘘唏短叹。商业嗅觉颇为敏感的店主将此集辑成册,倒也成为一些人西藏旅游的“葵花宝典”。

想过很久要去西藏,我知道西藏是很多人心中的天堂。

在拉萨郊外看到了双彩虹。那时因为前面同行的人翻了车,直接滚下了十多米深的山涧,幸运的是汽车下去的姿势比较好,人无大碍,但吓得半死。在等待救援的时候,天空下了一会雨,雨过山边立刻又绽放了阳光。我看到了阴与阳的交际线上架起了两道彩虹,刚才还饥寒交迫的人们立刻又欢呼起来。这次际遇很适合概括游玩西藏的感触:眼睛的盛宴,身体的挑战。

但是布达拉宫依然给了我扑面的震撼。站在广场上放眼望去,布达拉宫雄据在大山之上,天空就是它的背景。白色的建筑映着深蓝的底,有一种不真实的神圣。象极一幅巨大的壁画。

关于介绍西藏艺术那一段,时空拉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内地经历了一次政治大风暴之后,很多艺青义无返顾的扑向西藏。他们在那片土地上挥洒了青春与热血。领着微薄的薪水,坐着陈旧的“解放”,他们象寻找猎物的野兽一样狂奔在雪域高原上寻找心灵的鸡汤。那个时候产生了大量的青春宣言,绘画、小说、诗歌……感动了整个八十年代以及九十年代初期,后来,青春渐远。一些人永远留在了那片土地上,为自己的梦奉送上生命的代价。剩下的一些人九十年代后陆续回到了内地,大都功成名就。从今天的照片上看,他们已是人到中年且很安逸于现在的生活,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著名画家,有的留洋海外;无论时空如何变迁,从一幅《干杯,西藏》的油画上,我又看到那段日子分明是他们生命中一道最重的痕。后来听说一个叫马原的人近期要把当年的成名书作拍成电影,自编自导,演员大多还是启用当年的难兄难弟……

留下深刻印象的倒不是这个藏式酒吧与成都的有什么不同,倒是坐在那个靠窗的位子上读的许多关于西藏人文地理的书敲击了我记忆中一些涉猎西藏的点滴画面。

八角街上有两个去处我很喜欢。一个是以藏族神僧“更堆群培”命名的画廊,在八角街的一个拐角处。我是无意中拐进去的,三层小楼挂满了八位汉藏画家的油画。

这种空灵磅礴的气质感染着我,忽然间觉得我这个都市人俨然一只苍鹰,俯身,俯身,就要吻到那皑皑白雪,就要吻到那河谷地带茂盛的芦苇,就要吻到这传说中神奇的土地。

正好碰到的值守画家是我的四川老乡,年龄也与我相仿。我想也许十多年前大家都是背着画板游走在美术学院门口擦身而过的考生之一吧。自然我们关于艺术的话题聊了起来。

曾经有一次离西藏是那么的近,已把越野车开到了雀儿山下的马尼干戈。却因为假期结束只得抱憾返回。

从鲁朗回八一镇的时候,我在大榕树林下了车,决定一个人徒步这十来公里的归程。脱离了汽车的束缚,迎着猎猎的风漫步在川藏公路上,全身都快乐起来。戴上耳机,耳畔流转着天堂乐队沙哑的歌声;群山之下,有一幅牧归的风景。这一刻,孤独的人是快意的,我因为孤独而舒坦的喊。

离开拉萨的日子我去了林芝。拉萨到林芝约五百多公里,一天的路程。属于川藏线的一段。途中要路过松赞干布的出生地和阿沛·阿旺晋美的家乡工布江达。普通的藏族村子,因为出了大人物而流芳千古,新近还立了牌坊式的标志物。

大昭寺的四围就是著名的八角街,更象藏民俗的集市。混迹其中,你可以收罗到各式藏饰品。喜欢就买一些吧,随便杀价,绝对便宜。

八一镇在内地民族兄弟的援建下,已没有父亲描述的“兵城”感觉。

他已到西藏八年,高原的阳光早已灼伤了他脸上的皮肤。我由衷的钦佩他的坚持,虽然他们也许还没有成功。但是成不成功又怎么衡量呢?人的一生就在于过程,赚不到金钱,至少可以赚到一份心情。在我心中,他们是拉萨的一道风景线。

黄昏袭来,广场上游人渐散。余晖洒向布达拉宫,金光四散。一排朝拜者一次又一次的长跪着……

林芝又号称“西藏的江南”,林场很广。因为是初秋的时节,路上一丛一丛的杨树黄了叶,微风吹过,撒满公路两旁,几只牦牛悠闲的享受着阳光,激动的同行者一次又一次举起相机。

心灵的渴望挑战身体的不适,很快我已溜达在拉萨的街头。如果不是那片蓝得深邃的天,如果不是抬眼即可望到的布达拉宫,如果不是间或走过的几位着藏袍者,你一定以为这只是内地的某个中小城市——拉萨城似乎越来越平庸了。我感叹现代文明带来了方便,使天险之路变通途,却又因为它给古老文明带来的侵害忧伤起来。

错高湖的鱼,鲁朗镇的石锅鸡,高原的原料,内地的做法。对我来说相当美味。

到拉萨城里的时候,头开始发晕,或许就是所谓的高原反应发作了吧。

本文由www.2959.com-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葡萄京官方网站掠过雪域的翅膀

关键词:

上一篇:红树林令人遗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