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患抑郁症,31亿票房女王,因"高贵妃"爆红,如今

作者: 娱乐  发布:2020-05-03

图片 1

谭卓何许人也?今年贺岁档双雄《误杀》和《被光抓走的人》女主。

2009年,25岁的谭卓凭借娄烨导演的《春风沉醉的夜晚》,一举入围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

2013年,出演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与胡歌、许晴同台,一演就是七年;

2018年,主演《我不是药神》,豆瓣9分、票房31亿,获奖无数;

同一年,参演的电视剧《延禧攻略》成为年度剧王;

2019年,36岁的谭卓担任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评委,还出演了《烈火英雄》、《被光抓走的人》和《误杀》等一票大片。

这两年,总有人说影视寒冬,越来越多的演员抱怨“没戏拍”。可谭卓却不动声色地证明了一件事:

管它什么寒冬,优秀的人从来不怕冷。

2018年,谭卓的第一部电视剧《延禧宫略》火遍全网。她饰演了一个反派角色:高贵妃。

展开全文

谭卓读懂了高贵妃,所以演活了高贵妃。

尽管是一个大反派,高贵妃下线依然引得千万观众落泪,纷纷在网上留言挽留她。

能把一个大反派演得让人惊艳,又让人怜惜不已,谭卓功不可没。

再说电影。

2018年最火的神片《我不是药神》,唯一的女主角,就是谭卓饰演的舞女思慧。

夜店的门打开,骚动的乐浪里,人群攒动。迷离的灯光下,一位性感女子正围绕着钢管飞旋,令人目不暇接……

两个男人愣住了,一个转头问另外一个:“她……是白血病病人?”

这就是《药神》里,谭卓的出场。

思慧是一位年轻的单身母亲,孩子病了,丈夫跑了。为了给女儿筹钱治癌症,本来学芭蕾舞的她,不得不委身风尘,跑到夜店跳钢管舞。

谭卓说:真正勇敢的人不会把生活的重负写在脸上。她认清和接受了现实,接下来唯一要做的就是行动。无须瞻前顾后,无须杞人忧天,无须自怜自哀。

她是如此解读思慧的,也完美地演绎了她。

“药神天团”去酒吧聚会,该思慧上台跳舞,夜店经理像往常一样催促她。勇哥不让,把钱砸桌上,让夜店经理自己上去表演。

“脱!脱!脱!”思慧在台下喊着笑着,但眼含泪光。

观众一瞬间就懂了:她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定吃过不少苦。

谭卓将一个妙龄女子所有的委屈、讽刺、不甘,以及终于有人给她撑腰后的感激与希望,都通过细微的表情呈现了出来。

导演文牧野说:

谭卓把角色从5分提到了10分,她让刘思慧的存在,成为了这部男人戏中最化骨柔情的一抹色彩。

图片来源:豆瓣

那么谭卓,真的红了吗?

《烈火英雄》尚有余温,《被光》和《误杀》正当时,经典话剧《如梦之梦》也将在圣诞节上演。

在一大堆演员抱怨无戏可拍的影视寒冬里,谭卓的档期安排得满满当当,乃至于她坦言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太忙了,没时间休息。

从专业上看,谭卓红了。

但是,当我提起谭卓时,身边的人都很困惑:

谭卓是谁?没听过。

她的微博粉丝只有700万。随便拉一个视频博主、卖货网红、综艺咖,都比她粉丝多。

从流量上看,谭卓一点都不红。

但是只要放出她的角色剧照,大家都会惊呼:

“这不是《XX》里的XX么?原来她就是谭卓呀!”

这就是谭卓,一个角色比自身红的演员。

看到她的脸,你首先想到的,是她的角色,而不是她的名字。

她是《春风沉醉的夜晚》里,在同性恋人的泥潭中挣扎的女工李静:

图片来源:豆瓣

是《暴裂无声》中,因儿子失踪背负精神枷锁、体弱多病的农村母亲翠霞:

图片来源:豆瓣

是《西小河的夏天》中,既要容忍丈夫精神出轨又要管教叛逆儿子的越剧小生杨惠芳;

是《Hello!树先生》里,用围巾遮住脸,只用眼睛说话的聋哑女小梅:

是《如梦之梦》里风情万种、天生对男人敏感又有着致命诱惑力的顾香兰:做得了当空皓月,也下得去杂草沟渠。

无论戏份多少,即使只有短短的几十秒钟,谭卓也能演绎成惊鸿一瞥。

这便是一个好演员的魅力。

角色在变,谭卓就跟着七十二变。每演一个角色就把自己放下,归零重来。

演好戏需要如此,人生又何尝不是?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走红。

尤其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娱乐圈,走上台不难,难的是一直站在台上。

谭卓所依仗的,不过是八个字:投入自己,尊重观众。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药神》里思慧20秒的钢管舞戏份背后,谭卓付出了多少血与汗。

在《药神》之前,谭卓没有任何舞蹈功底,形体条件差到不行。为了20秒的镜头,她练了整整一个月。

剧组安排每天练舞一小时,谭卓自己加到三个小时,腿上的肉直接摩擦碾在钢管上,每天练到疼哭,腿上全是淤青,最后竟然练到骨折。

同组的演员心疼她,开玩笑说:演戏20秒,疼痛一辈子

她却不以为然地说:

“好演员不应该以受没受伤作为衡量标准,接受训练是必要的,这没什么好骄傲的。”

《暴裂无声》导演说,谭卓是她见过最努力的演员。当时她大部分戏份在家里炕上,拍摄休息时,她总会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要演出角色的真实。

有一场戏是她向丈夫哭诉孩子找不到了。谭卓眼里含着泪,还未哭出来,嘴唇却不停抖动着,成片效果特别震撼。

导演说:我从此改变了对角色和演员之间关系的认识。

拍《延禧攻略》时,有一段《贵妃醉酒》的昆曲戏,谭卓专门找来梅花奖得主,向对方学习。

当时横店都快四十度了,谭卓光是戏服就要套九件,衣服重达20多斤,还要戴上20多斤的头冠,上上下下四十多斤,每次穿戴时颈椎都咔咔作响。

即便如此,她还是铆足了劲儿学戏,衔杯下腰,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放过,死磕了半个月。

电影《西小河的夏天》中,谭卓扮演一个越剧小生。

她穿着10厘米高的靴子,在闷热不透气的练功房里苦练了两周,把唱腔和动作都练得十分到位,一板一眼流露出越剧的神韵。

别说是观众,连她的朋友来探班,都没认出眼前这个讲着一口南方话的越剧小生,竟然就是东北大妞谭卓。

跳得了钢管舞,唱得了昆曲越剧。每演一个戏,谭卓就要解锁一个新技能。她说:

每一部作品都要全身心投入,不要辜负自己,更不要辜负别人

2009年,谭卓因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获得最佳女演员提名,走上了戛纳红毯。

戛纳走秀,一直是国内女演员的梦想,恨不得全网发三天的通稿,可谭卓只告诉了妈妈。

拍《小荷》时,导演融资困难,她就索性零片酬出演,还当起了制片人,自己往里搭钱。

为了出演话剧《如梦之梦》,她很长时间不接新戏,挣的钱只够自己买水喝。

她特别挑剧本,只是关注的并非会不会火,而是有没有社会价值。

娱乐圈的精明人太多了,层层诱惑下,没有作品的硬蹭红毯,演不出好戏的硬尬流量。

像谭卓这样视名利如无物,只靠作品说话的,反而成了怪胎。

在演艺圈这个大染缸里,谭卓打马过红尘,不使衣襟染尘埃。

她不支持粉丝搞应援会,不去参加真人秀,不愿意曝光演员之外的自己,与大众刻意保持着距离。

她想得很通透:想成功,必须得作品够好,不能妄想耍小聪明走捷径,还是要慢慢回归朴实。

谭卓喜欢用“晃里晃荡”这个词形容自己。

大学明明学的播音主持,却因为不想讲条条框框的话,就晃里晃荡成了演员;

演员当得好好的,又突然息影跑到美国晃荡了一年,只不过想多交朋友开阔眼界;

别人研究怎么提高曝光度,她却一演完戏就躲去外面晃荡,去看花看草看画看展体验人生。

她一直在向外探路,不是为了寻找名利,是为了寻找自己。

在谭卓她看来,世间万物都是相通的。

谭卓小时候家境优渥,衣食无忧,还被全家人宠上天。

春节回东北,光是早餐,一道鱼就给她做了四种,红烧的、清蒸的、煎的、炖的。

妈妈开夜总会,出去应酬会带着她。大人们吃饭谈事,她就在隔壁包间玩,想吃什么菜就点什么菜。

她去仓库里大把大把地拿开心果,把身上所有的兜都揣满,第二天带到学校去哗啦啦倒在桌子上,给同学们分了吃,同学们亲切地叫她“塑料袋儿”。

后来家里遭遇变故破产,她也不怕。

那时候她还读着高中,周一到周五一放学就回家备课,周末起大早去给人做家教,去找培训班给人当老师。

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的辛苦,在她嘴里不过是:我觉得荣辱不惊,是一个人的体面。

谭卓有句座右铭: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年龄增长也好,家境落败也罢,都没能成为桎梏她的枷锁。

因为变化只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活,而心态才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

在演艺界,太多人谈努力,却做不到谭卓的敬业。

谭卓从不吹嘘努力,只说要对得起自己和观众;也不标榜理想,只说要做好该做的每一件事。

文章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www.2959.com-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自曝患抑郁症,31亿票房女王,因"高贵妃"爆红,如今

关键词: